27
May

令中产最焦虑的问题:房地产税什么时候会真正开征?


无论你愿意与否,大部分人这辈子注定要和房地产税产生交集。

 

社科院的倪鹏飞先生接受专访时说,下一个房地产税试点理想城市是深圳。同时,他认为,现在仍是对一二线城市征房地产税最佳时机。

 

作为“月经帖”的典范,房地产税和房地产调控一样,每隔一阵子必定要出来晃一下。但这一回,看上去越来越板上钉钉。

 

毕竟,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明确提出: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。一混3年多,这事还在原地踏步,以至于去年我们的时任财长,即将离任时自己都感到遗憾,推进房产税不力。

 

而最重要的是,房地产税的立法,确实已经列入全国人大的一类立法项目。

 

 

 房产税.jpg

 QQ截图20170527111118.jpg

房地产税势在必行,但最近一两年还是不至于。

 

去年,“杠杆游戏”写过一篇文章,说房地产税是地方政府最好的税源,没有之一。

 

当然,这句话绝对不是为谁洗地,而是总结各国历史和财税经验,得出的现实。现实就是不管你回避还是视而不见,始终得面对。

 

同时,有个背景,虽说势在必行但不是说当下,而是说未来。

 

所谓未来,也就是发展到和美国差不多的历史阶段。稍微研究下美国地方税赋和地方治理就知道,房产税为米国各城市公共服务提供了极为重要的支撑。

 

问题是,我们会走到那一步吗?答案是肯定的。

 

我国大部分地方的财税收入都已经进入瓶颈期,甚至有些地方负增长。

 

对于地方政府来说,1994年分税制改革后,本身主税种就偏少,大头都被中央收走了。现在,营改增大面积推进,地方税种进一步减少。虽然中央对地方不错,增值税分配地方还算可以,但主动权始终不在自己手上。

 

中央也知道,地方需要钱,转移支付是个办法,长期也会有,但坏处也很多。何况,没有一个地方不希望自己有稳定、大笔的财税收入。

 

而等到一个社会城镇化率较高,中产阶层壮大、较为稳定时,房地产税必定就是最好的税源,没有之一。

 

但任何立法都有一个过程,多个流程走下来,少则一两年,多的话好几年。所以,除非上面急得很,否则最近一两年走完立法程序、普遍开征房产税倒还不至于。

QQ截图20170527111140.jpg02

 

目前可以放心,大面积推进房地产税,还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

 

1、我们的房产信息收集和整合尚未完成。这恰恰是国土房管部门正在做的。

 

至于说,税务部门的技术问题,那不是难题。全世界成熟的(房产)税务技术体系,可以借鉴学习的太多。且我们的金税三期工程,对自然人进行全员建档,包含个人房产信息,正在进行,这不也为房地产税改革铺路?

 

2、主要一二线房价今天这么贵了,如果再普遍开征房地产税,最终成本到底谁出,想想就知道。想利用房地产税降房价,于今天的我们而言,真的是奢望。何况,主事的也没这个想法,不要一厢情愿。

 

如果真想要调控房价,杀手锏多的是,可无论中央还是地方敢用吗?大家都只是希望稳住,大跌是承受不起的。所以,房产税并不是关键,决心才是关键。

 

就像重庆,之前的房产税政策也有,并未对突如其来的炒房形成打击,靠的是领导动怒,明确对“三无”征税才恫吓住投机势头。

 

3、我们的国情是主要一二线城市房价过高,需求大、供应不足,但三四线城市、县城普遍需要去库存,甚至房价还在向下。如果全国开征房地产税,这对于去库存是不利的。说实在,就凭这一点,大部分地方政府本身就是立即开征房产税或房地产税最大的反对方。

 

至于说可以采取一定的免征面积,避免伤及太多,最后怕是引发离婚、分家潮,搞出一系列问题。何况,土地使用权到期后自动免费续期,还是通过房地产税的形式统筹解决,这个问题怕是要纠结很久;

 

4、而且,即便是现在,全国上下土地出让金收入依旧那么高。从商品房上收了那么多钱,马上又说要普遍征税,这样的事,当然不能随便干。法律和道义上的困境需要点时间来解决。

 

另外,普遍开征房地产税影响国内情绪啊,资本外L的风险今天本来就大。

 

客观来说,我国城镇化还没达到顶峰,还有一定空间。今天,老龄化社会也才刚开始,大家也还喜欢配置房产,每个家庭的平均房产套数也还不高。

 

而土地财政搞了这么多年,惯性和现实都还在,未来还可以搞一段时间。再等一等,可能才是开收房地产税最好的时光。

 

微信图片_20170527110907.png